干了这碗醒酒汤

佐鼬佐
攻受无差
可逆不可拆
---------------
- 何以解忧?
- KUSO与肉~
---------------
专注撒糖三十年
---------------
“比你写得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你心中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写得出来。”

三人行必有我师(KUSO) - 番外篇(下)

 

三月的樱花如云似霞开得正烂漫,十五岁的少年在赏樱的人潮中逆流而行,心中很是烦恼。

就在刚才,父亲再次回绝了他想要加入暗部的请求——“我辛辛苦苦爬到这个位置,就是为了你,你要珍惜,懂不懂?”,“暗部的殉职率是多少你知不知道?50%,一半!你是想我和你妈拿着你的抚恤金养老?”,“你小孩子头脑简单,被那些人忽悠了,尽爱往火坑里跳”,“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我是你亲爹,我不会害你的”,BLABLABLA……

“懦夫。”

“你……你说什么?!”

父亲又是贬低又是冷嘲热讽地训了他半天,他都默默忍受了;自己只不过回了一个词,父亲就暴跳如雷。嘁。鼬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真是双标。

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母亲笑盈盈地端上两份甜品,一小碗他最爱的红豆双皮奶,一碟当季最热门的抢手货——甘栗甘的双色樱花饼。他的心情又好起来。

“吃完要刷牙哦。”

“是——”

他懒懒地拖长了音。

真好吃。他凝视着美琴操持家务的身影。要不是法律规定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必须经监护人签字同意才能成为暗部正式成员,他才不想和他们商量呢。 

他虽没开口求妈妈,但凭妈妈一向唯父亲马首是瞻的态度来看,问了也是白问。况且前阵子她还当着他们兄弟俩的面对父亲说了这样一番话:“老公,隔壁的药师一家要搬家了,正在卖房子呢。我说,要不我们把他们的房子买下来,给鼬或佐助做婚房,如何?虽然现在他俩还小,但是这几年房价涨得那么厉害,还是早点做准备的好。他们家我们都去过,户型啊风水啊都挺不错的,还那么近,以后互相照应也方便。我也舍不得他俩离开我呢。”

啊,简直就是明晃晃地暗示嘛。

然而他的主意已定,无论双亲怎么说,父亲希望自己接他的班也好,母亲希望自己永远陪在她身边也好,那都只是他俩的希望,而不是他的。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忍者学校的尖子班,在三年内连跳三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暗部特训营,花了五年时间完成全部考核项目提前拿到正式OFFER,并于去年在五大国联合举办的野外生存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如此辉煌的履历,如此卓越的才华,区区一个木叶警署署长的宝座岂能成为他事业的终点?说是暴殄天物也不为过。

他有更加远大的理想,虽然还没想好具体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住在隔壁那栋十几年一成不变的小庭院里,继续当妈妈的乖宝宝,父亲的好儿子。

刚吃完双皮奶,放下小勺,把小碗推开,把小碟子挪到近前,还没拿起筷子,妈妈又走到他身边坐下,笑盈盈地问:“好吃吗?这家的樱花饼如今排队也买不到呢,多亏你姑父的妹妹送了我两张特购券,这才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鼬举筷待夹的手停在了半途,他听懂了母亲的话外之音,那个姑父的妹妹就是她理想中的亲家母,那家的女儿宇智波泉就是他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人人都看好他俩是一对佳偶。于是他想起来一个月前曾答应人家在春假期间和她约会一起看樱花,如今是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佐助呢?”

既然这小甜点如此难得,也给弟弟留一半吧。

“佐助在学校参加排练呢,这几天都八九点才回家。”美琴笑道,“你吃吧,你弟弟他不爱吃这个。”

是了,在天赋方面比起自己毫不逊色的弟弟也于今年提前从忍者学校毕业了,并将作为优秀毕业生参加学期结束后的毕业典礼上的文艺汇演。

“八九点啊……”

鼬叼着樱花饼,一边咀嚼一边走向沙发前的玻璃方几,从一堆卡带里找到那盒“忍者斗恶龙”插进游戏机座,用遥控器打开电视。

那小子,说好了等自己回来和他一起继续打上次没完成的进度,要是自己先玩起来,他回家后发现了准又要哭。他摇摇头,放下了游戏手柄。

“鼬,坐到桌边吃。”

妈妈把碗碟收拾进厨房的水斗。

叮铃铃——客厅的电话响了,妈妈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小碎步跑来,“喂喂,宇智波家——啊,是美芽?好久不见……哎?是这样吗?真是抱歉……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一定会来的。请节哀顺变……”

“出什么事了?”等妈妈挂断电话,鼬问道。

“唉,老家的严岛爷爷去世了呢……”

“谁啊?”老家的亲戚太多,鼬记不过来。

“就是你爷爷的表弟。你爷爷去世后,你爸爸在他家吃过六七年的饭呢。”

“喔……”

“啊呀,这下怎么办?葬礼的日期和佐助的毕业典礼是同一天,我恐怕赶不回来呢。”美琴看着大儿子,“鼬,你替我去吧,爸爸工作忙。反正家长会你也去过好几次了。”

“我才不去呢。”鼬撇嘴道,“一群小屁孩,吵死了。”

 

 “我才不要尼桑去呢!”

蹦蹦跳跳的佐助欢欢喜喜地回到家,从妈妈口中得知这一噩耗,脸上的表情顿时晴转阴,挥舞着小拳头捶了一下尼桑的肚子,“你不许来看!”

“稀罕?”鼬本不想去,被弟弟这么一闹反而激起了好奇心,笑道:“肯定又是演脑袋掉了的丑八怪恐龙。”

“啊呸——!”听尼桑提起自己幼稚园毕业演出时的糗事,佐助涨红了脸,气鼓鼓地说:“尼桑是大傻瓜!唱歌五音不全像破水壶,跳舞同手同脚像大猩猩!”

 “佐助是宇宙第一超级无敌大傻瓜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方。”

“鼬。”美琴笑盈盈地阻止了一声。

“尼桑是……”

不等弟弟加码,鼬便坏笑着使出杀手锏:“对了,那个‘忍者斗恶龙’我通关了哦,超级简单的。”

果然弟弟张着嘴巴一下子哑住了,面如死灰,小嘴一扁一扁地就要打雷下雨。

“呜呜呜……怎么可以这样……”佐助在抽泣声中依然口齿清晰地控诉道,“说话不算数……当什么尼桑……不守信用的臭黄鼠狼……我再也不和你一起玩了……你将永远失去你的弟弟……这就是正义之神对你的惩罚……呜呜……”

鼬笑得直打跌。美琴不明白小儿子为什么哭得这样伤心,忙蹲下身子抱住他温柔地哄着,又朝大儿子使个眼色,让他向弟弟道歉。

“哭包。”鼬揉了揉佐助的翘毛,笑道:“骗你的啦。”

说罢双手插袋,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点此链接阅读全文)


(图片版点此)



(附一张十岁的小恰拉~❤)


三 

 

自从嫁给宇智波富岳以后,宇智波美琴便过上了超人一般的生活。

木叶的人工极其昂贵,除了火影,一般家庭根本雇不起佣人,一百八十平的独栋别墅加一百二十平的庭院,全靠她一个人打理。丈夫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到深夜,连休息日都早出晚归,她每天要为丈夫准备好笔挺的制服和不重样的爱妻便当,以证明他有一个人人称羡的家庭,好配得上他作为一名成功男性的身份和地位。 

两次生育,她都一直忙碌到临盆的前一天。大儿子的降生带给她做母亲的无上喜悦。她是独生女,从小就盼望着能有一个姐妹来陪伴自己,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自己那样度过孤独的童年,于是在大儿子四岁多的时候,她又怀孕了。

她和丈夫都想再要一个女儿,谁知生下来还是一个儿子。丈夫便有些不满,说:一样的有什么意思?

真是奇谈谬论。怎么会一样呢?

她是母亲,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两个儿子一出生就个性迥异,大儿子哇哇大哭,小儿子却哈哈大笑。大儿子专注而自我,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小老虎;小儿子敏感而多情,像一只粘人爱撒娇的小猫咪。虽然在她内心深处真正渴望的是一对恩恩爱爱的小姐妹,但既然上天赐予她一对吵吵闹闹的小哥俩,她也很乐意当他们俩的妈妈。

有时候一个儿子得了流行病,她怕传染给另一个儿子,便把健康的那个送到外婆家暂住,自己在家全心照顾小病号。有时候大儿子去学校上课,家里只有她和小儿子;有时候她带着小儿子去逛商场,留大儿子一个人看家。说也奇怪,两个儿子分开的时候,都乖乖的不吵不闹;只要碰到一起,就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大儿子品学兼优,为人正直,从不无故招惹别人,就爱欺负弟弟;小儿子乖巧懂事,性情温和,别人怎么逗弄他都只是笑,鼬随便一句话他就能哭得肝肠寸断。

记得那年大儿子七岁,小儿子两岁,某个冬日的午后,她正准备给佐助洗澡,忽然接到兄弟俩外婆的电话,说兄弟俩的外公因看不过眼街头的小混混在公物上乱涂乱画,训斥了两句,被打伤住院了。小儿子已经脱光衣服站在儿童浴盆里,无奈之下,她只得叫来正在做数学题的大儿子,让他帮忙给弟弟洗个澡。她千叮咛万嘱咐,鼬笑道:“妈妈,你就放心吧,洗澡还不简单?”

等她从医院回家的时候,小儿子一路哭着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抱住她的小腿,大声告状:“妈妈,尼酱欺负我!”

只见佐助本就容易翘起的头发乱得像一团鸟窝,身上只套着一件鼬穿了几天没洗的高领衫,衣服大,人小,整个肩膀都快从领口里露出来,十几度的天气里竟然光着屁股赤着脚。

“妈妈,我只是不小心把洗发水弄到他眼睛里罢了,马上就用清水冲洗干净了,可他一直哭。”鼬有条不紊地解释道,“那一地的水,都是他流的眼泪。”

美琴抱着小儿子来到浴室,只见地上一片汪洋,墙砖上也到处都是水珠子,挂着的毛巾,搁板的瓶瓶罐罐,没有一件不湿的,真不知这澡是怎么洗成这副样子的。

她又好气又好笑,温言道:“怎么不给佐助穿袜子呢?会着凉的。”

“我是想给他穿啊,可是他到处乱跑,还拿腿蹬我。我刚追上他把他按倒,你就回来了。”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佐助摇头大哭,“哇——尼酱欺负我——!”

“好啦好啦,佐助,尼桑他不是故意的。”美琴安慰小儿子道。

“就——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

“好吵啊,哭包。”

“好啦好啦,鼬,今天辛苦你了,去做作业吧。”

美琴抱着小儿子来到厨房,拿了一只大番茄塞到他手里。

“就~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

佐助啃着番茄唱起了自编的儿歌。

 

“妈妈,这个尼酱我不想要了,你再帮我生个內酱好不好?”

晚上依偎在妈妈怀里的佐助撒着娇恳求道。

美琴噗嗤一笑,这孩子,昨晚还说长大后要嫁给尼酱呢。

她讲着王子与公主的故事,温柔地哄他入睡,看着他甜美的睡颜,心想:幸好两个儿子都遗传了自己的美貌,一点也不像他们的老爸。只是这样精致的五官,这样漂亮的长睫毛,长在男孩子的脸上,未免有点可惜。

她抱起已然熟睡的佐助放进他的小床,又来到大儿子的卧室,鼬正躺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一条腿露在被子外面,她微笑着把他的小手和小脚摆放整齐,替他盖好被子,走出房间,轻轻带上门。

 

(番外篇 完)


PS.《三人行》至此全部完结,感谢大家多年来的陪伴!>3<


评论(17)
热度(69)
2017-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