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醒酒汤

佐鼬佐
攻受无差
可逆不可拆
---------------
- 何以解忧?
- KUSO与肉~
---------------
专注撒糖三十年
---------------
“比你写得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你心中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写得出来。”

写在《三人行》完结之后

(与其说是后记,不如说是随笔吧)

(破折号:兼谈我对佐鼬兄弟的解读)

(以下全为个人经历和个人看法,愿与各位同好交流和分享,无意与非同好争高下、论短长)


1

我一入坑就是西皮粉;在入兄弟坑的十几年前,就是火影原著的读者(关于入坑的心路历程,详见此),所以我对原著和兄弟俩的看法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即作为少漫爱好者、火影路人读者,在入兄弟坑之前的十几年里,原著对我来说就是一部普通的格斗类少年漫画。那时候兄弟俩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差不多的,与其他角色相比不仅没有偏爱,反而只有极浅的印象。

第二个层面:即作为西皮粉,他俩几乎是同一时间以同样的速度(作为一个整体)侵入我的情感世界。我是因为他俩之间这份深厚而浓烈的“兄弟爱”而对他俩有了全新的认知,并随着这种认知的加深,对他俩各自的偏爱也迅速超越了其他角色。

也许正因为有这样两种完全不同的视角并存于我的头脑中吧,我从一开始就把【原著的本质】(一部日本少年漫画)和【我对他俩的解读】(一个中国女性的腐向爱好)分得很清楚。我不会认为原著是一部耽美漫,把原著中他俩(包括其他角色)的一言一行都往耽美向去理解(除非故意搞笑),甚至以此为根据断定他俩谁攻谁受。

他俩在原著中就是亲情(但不只是寻常的兄弟情,还有类似父子、母子之间的感情,后文详说),或者说是被残酷的命运扭曲了的亲情。无论从剧情上还是角色设置上,他俩都是因为同一种命运而遭遇种种不幸的难兄难弟。这种命运加深了他俩感情的浓度,也把他俩紧紧捆绑在一起,难以分割。

“亲情”始终是我理解原著兄弟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才有我对超越(不,应该说是“突破“)亲情的感情的脑补。他俩于我,首先是亲情意味上的兄和弟,其次才是耽美意义上的攻和受(关于如何看待攻受关系,后文详说)。

可以用一张图简略说明我对原著解读的几个层次:


即:先有原著,再有我对原著的一般向解读,再有我基于对原著的一般向解读的耽美向脑补,再有各种同人产出。

如果说《三人行》的正篇是A'1,番外篇是A'2,那新坑、新新坑和新新新坑……就是A'3、A'4、A'5……它们都是同一个解读衍生出的不同的故事,没有一个能完全代表我对原著兄弟的理解。

我认为一篇同人产出就是原著的一个平行世界,某个平行世界里的角色们的言行举止和西皮相处模式,比起是否符合我对原著角色的解读,更重要的是能否在这个故事里逻辑自洽。

正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所以同人圈才能百花齐放,同好们才能各取所需,看到各种A'、B'、C'、D'…版本的风采各异的兄弟。

另外,虽然对原著的解读(比如各种“小论文”)是同人产出的根本和源头,但事实上,一篇同人产出(尤其是长篇故事)往往比“小论文”有更多言之不尽的内涵,有些是作者的潜意识,有些是读者们基于各自的性格和经历对同人作品和其中角色产生的不同的理解。

这也是写(挖)文(坑)的乐趣之一吧。



2

现在回想起来,我入兄弟坑的契机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是《究极风暴3》的游戏视频。在最后,倒叙播放的回忆之后,鼬说的那句:“谢谢你,佐助,此生能作为你的哥哥而活,我觉得非常幸福。”


当时我就被感动得心绞痛(?)!究竟是何等的深情!才能让一个一生如此不幸的人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啊?!(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是游戏自己加的,但从原著来看,鼬有这样的想法并不OOC)

(当然游戏视频遥胜于动画的流畅动作和细腻表情,还有悲壮的背景音乐,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二是在补原著时看到的这几小格画面:


虽然比起动画,漫画里这两位小朋友都画得不够可爱,丑丑的;年龄也不对,偏大了。但是这一幕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

如果说,鼬秽土升天时的告白、佐助为了哥哥不顾一切的复仇、鼬忍辱负重的真相的揭露、兄弟俩相爱相杀的狗血剧情,和温馨中暗藏忧患的童年回忆等等……使我在兄弟坑的边缘徘徊,那么小鼬抱奶助的这一幕,就是把我踹进坑里的那一脚。

这一幕也可说是我解读兄弟西皮关系的心理学基础,他俩在我看来,是抚养者与被抚养者的关系,即——广义的“母婴关系”。

作为一个业余的心理学爱好者,我从小对儿童心理学很感兴趣。在我的认知里,一个人在婴儿时期所接受的抚养模式和该婴儿与抚养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奠定了这个人一生心灵与情感的根基。在现实中,绝大多数人都不是被完美的抚养者抚养长大的,所以多多少少都有心灵上的缺失,而这种缺失导致的心理问题会在长大后的亲密关系中爆发出来(在非亲密关系的人际交往中则不会)。

我认为:两个心理健康人格健全的人之间的爱情是风平浪静的,像是两座各自独立自成一体的岛屿对彼此的欣赏。而心灵有缺失的人的爱情,则像是一艘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的小船对海岸的渴求,他首先需要的是安全感,来弥补他自幼缺失的某些东西,然后才能发展出欣赏和喜爱他人的能力。

后者这样的爱情,从理论上来讲当然是不健康的,但实际上却是非常普遍的。佐助和鼬不幸的童年使他们成为了“病人”,但也因为这种“病”,他们没有变成“神”,而更接近我们普通人。也因此,只有他俩才能成为彼此的救赎。

《三人行》里的兄弟关系便是基于这样的认知来描写的,后文详说。()



3

入坑伊始,还没建立起稳固的西皮观之前,有一些来自前辈们的“小论文”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其一是当时在鼬佐吧看到的某个帖子,虽然现在我对其中的观点并不完全赞同(且认为通过对原著细节的逐一分析来证明他俩是耽美意义上的“西皮”并无必要),但在当时,其中的某些观点却被白纸一般的我()认同和吸收,成为自己西皮观的一部分。比如“鼬的告白”对佐助的意义是什么;比如佐助为什么会在听到鼬的告白后去思考“忍者的意义”并向历代火影了解历史的真相,然后决定上战场并发出“成为火影”的宣言,等等。


其二是在青太太的某篇文评里看到的对原著兄弟的解读。虽然我没看过那篇文,但是青太太对兄弟俩的解读言辞犀利,给当时白纸一般的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特此摘录:

————————————————————————

就AB所做的真不算多的描绘来看,可知佐助的负面如下:

首先,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变强,他放弃了木叶选择了大蛇丸,正道不走走邪道。这是有目共睹无可厚非的。

其次,他够狠,够凉薄。刺香磷,想要杀小樱,对卡卡西和鸣人都鲜少手下留情。

宇智波鼬是其主因,选择这条路的却是他自己。(各家饭有各家立场,有爱必有偏颇立场,所以这里不打算和人进行毫无用处浪费时间的争论。)

鼬的负面就更糟糕了:

其一,依然是够狠,够凉薄。他比佐助更甚,佐助尚且不杀生,而如鼬这般灭全族的男人想必世上没有多少。

其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威胁团藏的回乡,下狠手揍佐助,两次用月读,别天神。

时势是其主因,选择这条路的依然是他自己。

不愧是兄弟。

 

于是丑恶之处在于其弑亲,其凉薄,其不择手段。两人专一偏执,对别人狠,对自己却更狠。

再来说说二人之间的关系。

想来对佐助那个鼬迷-鼬黑-鼬吹的说法,事到如今已没什么可辩驳了。佐助自一开始就只有一个目标:追逐。不管其目的性和情感如何表现变化,反映在行为上就只有一个追逐。

鼬呢?被诩为天才的男人,概括其行动便在于计划。算计是他的代名词。

不管是出于爱抑或恨,双方对彼此的感情都是无法质疑,也是别人无法插足的。就打个最常作的比方,他们对于对方的爱恨都是笔直的坚定不移的双箭头。

而原著里面的鼬的个性如其感情,是曲折隐晦的,佐助是直白单纯的。但二者目的性同样明确,从不做多余的事情。

————————————————————————

之前也说过,由于个人性格和审美的原因,我比较偏爱随和、洒脱、幽默的角色。加之是因为被“兄弟爱”感动而入坑的,萌兄弟的心理基础是“母婴关系”,所以他俩在我心目中的基本形象是“温柔的母亲”和“纯洁的婴儿”,不太有负面的东西。而青太太的解读犹如一记响雷,让我看到了被自己忽略的兄弟俩性格的另一个侧面:狠辣和决绝。


其三是在《三人行》写到四五十节的时候,在扫文君的LFT上看到的这篇吐槽,其中对兄弟俩的分析也对我颇有警醒之作用。虽然我写的是KUSO文,以轻松搞笑为主,但若是能在KUSO的基调之上努力贴合原著兄弟的人设,岂不更好?

可以说,以上三者,分别帮助我建立了基本的西皮观;中和了我过于柔软的角色观;让我稍微调整了同人文里部分剧情和细节的设置。

后来,入坑时间越久,自己的西皮观也就越来越明确、成体系并固定下来,就不再那么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了。



4

因为是被原著兄弟的悲惨命运虐进坑的,所以一开始我疯狂寻找治愈的同人粮,而在那些同人文和同人漫中,不少都有“恰拉助”这一形象的登场。

我问了当时的基友,对方科普说“恰拉助”是某部剧场版中的角色,说那是个月读世界,其中每个角色都和原著世界的设定完全相反,所以佐助从一个对女性十分冷淡的男生变成了一个轻浮的花花公子。

我觉得这样的设定很有意思,也很喜欢“恰拉助”这个形象。可能对有些佐粉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OOC,但是对我来说,我从“恰拉助”身上看到了一个拥有幸福和快乐的可能的佐助。被原著虐惨的我希望他能拥有与原著截然不同的命运,希望兄弟俩能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拥有幸福快乐的人生。

我看的第一篇同人文是佐助穿越到了“恰拉助”的世界,和在那个世界转世投胎的鼬HE的故事。这个故事虽然治愈了我,但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对我来说,更完美的HE是原著世界的佐助和原著世界的鼬在原著世界的背景下HE,而非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和“恰拉助”的哥哥HE。

这样的念头可能是创作《三人行》的深层动机。

而浅层动机则是,当时我分别在佐鼬吧和鼬佐吧看到了佐助和恰拉助在鼬面前“争风吃醋”的搞笑同人漫。这种模式戳中了我的萌点,于是我决定写一篇佐助和恰拉助一起推倒哥哥的搞笑肉文。

这便是《三人行》最初的雏形。

当时我正构思着另一篇文,而且已经写了一个开头(就是接下来准备填的那个坑),没想到开始写《三人行》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拾,那个更早诞生的故事反倒被抛在一边了。

还记得那天晚上我飞快地写出了《三人行》的第一节,正巧第二天一早我要去外地出差,第二节是在火车上用手机码的。回想起来,写第一节的时候,我的想法还只是“写一篇3P搞笑肉文吧哈哈哈”,而在写第二节的时候,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和农舍,我的想法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可能是那个深层动机的驱使吧,我把《三人行》的故事背景设置为“原著背景的后续”,让“恰拉助”穿越到原著世界,而不是相反。于是当我进一步思考如何让两个弟弟推倒哥哥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阻碍:原著世界的佐助和鼬,真的能做出这种事吗?

我要如何展开剧情,才能让这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呢?


其实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画手”,更不是“写手”,只是因为太喜欢某对西皮才会忍不住拿起画笔画他们,只有爱某对西皮爱到朝也思暮也想才会开始尝试写出自己心中他们的故事。

如果我只是画他们,那么我的心思就会用在研究原著中他俩的外形气质和模仿原著画风上,我会更注重他们的眼睛长什么样,发型是怎样的,穿过哪几套衣服,在装饰品方面有什么小细节……而当我开始写文,尤其是原著背景的长文时,我才会去探究他们的性格、心理、成长经历和相处模式。

可以说,我对他俩较为深入的思考,都是伴随着《三人行》的连载而产生的。

我一边写,那个故事模糊的形状就一边在我的头脑中生长,就像从一团泥坯里慢慢打磨出一座雕塑一般。它有一个基座,或者说一根骨架,所有的剧情和细节都依附于其上。它有一条贯穿始终的脉络,在我的想法里,这条脉络就是“性”。



5

刚入坑时曾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原著的兄弟关系已经是“爱”的极致了,同人想要更进一步,只能开车了。

我深以为然。()

对我来说,萌兄弟的一大乐趣就在于脑补他俩的关系如何从亲情转变为爱情。

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点,自然就是“性”。

对此曾和一位同好姑娘有过讨论,关于兄弟俩的性向问题,我俩在观点上有所不同:她认为,佐助和鼬如果发生了超越亲情的关系,说明佐助和鼬是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于是,她必须从原著剧情里去寻找他俩是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的证据,来使他俩的西皮关系符合逻辑。(这样的思路其实蛮容易钻牛角尖的,尤其在原著的少漫背景下,很脆弱)

而我认为,兄弟俩是否会发生超越亲情的关系,和他俩的性倾向没有必然联系。

虽然在三次元世界,对同性有欲望的人被定义成同性恋者,对两性都有欲望的人被定义成双性恋者;而在二次元世界,腐圈里一度流行的说法是“我爱你,与你的性别无关,我就是爱你这个人”。但我认为,这两种观念都不适合套入兄弟俩的情况。

在我看来,佐助和鼬这对兄弟,既不需要像三次元世界的规则那样去定义他们的性倾向,也不需要像腐圈流行的说法那样去完全否认性倾向的存在,而是——无论他们俩分别是什么性倾向,他俩都可以爱对方爱到发生超越亲情的关系。

这是一份超越一切世俗定义和大众常识的爱。

所以说,不必纠结于性倾向,也无需论证他俩对彼此的“性”欲为何产生,是如何产生的(事实上,三次元对性倾向的科学研究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它就是产生了。就像宇宙大爆炸一样,你不知道它为何发生,但是它发生了。于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开始了之后的一切。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75)
  1. 林空饮溪干了这碗醒酒汤 转载了此文字
    就很爱看这样的分析~神清气爽
2017-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