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醒酒汤

佐鼬佐
攻受无差
可逆不可拆
---------------
- 何以解忧?
- KUSO与肉~
---------------
专注撒糖三十年
---------------
“比你写得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你心中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写得出来。”

忍者学校没教的事-7

(7)

 

“据史料记载,”鼬于是继续说道,“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来自南方的森林,而猿飞一族来自北方的草原。有一年气候严寒,北方的冰雪有四五尺厚,寸草不生,猿飞一族食不果腹,族长便带领族人举族迁往南方,见木叶森林气候温和,物产丰富,想要长久定居于此,千手一族欢迎他们的加入,宇智波一族则表示反对。”

佐助津津有味地听着。

“猿飞一族体格魁梧,性情粗犷,以骁勇善战著称,他们和千手一族联合后,宇智波一族在村中的地位便处于弱势。这也是为什么除了二代目和四代目,此后的数百年间宇智波一族再也没能登上火影之位的原因之一。而猿飞一族加入木叶不到百年,就出了一个大人物……”

“猿飞佐助!”佐助颇为自豪地说。

“是的。”鼬对弟弟微笑。

“书上说,猿飞佐助力大无穷,能使一根三千六百斤的铁棍,一棍子打下去,山崩地裂,是真的吗?”

“这当然是后人的夸大其词啦。”鼬笑道,“不过,据史料记载,猿飞佐助确实比常人孔武有力得多,据说他能徒手制服壮年的老虎、黑熊和野猪。”

“壮年的老虎、黑熊和野猪有多厉害?”佐助问道,“哥哥,你见过吗?”

“没有呢。恐怕连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没见过呢。”

“比牡鹿还要大很多吗?”

“应该是的吧。”

“哥哥,继续继续。”

“猿飞佐助武艺高强,屡立战功,被推举为第十一代火影,自他以降,接连八代火影都出自猿飞一族,木叶也自此进入了黄金时代,许多族群慕名前来,纷纷要求加入……”

“宇智波一族还是不同意吗?”

“是的。后加入的新族群使得‘猿飞-千手’联盟不断壮大,与此同时,宇智波一族却越来越边缘化,成为了孤家寡人。”

“……我好像懂了。”

“嗯?”

“哥哥为什么要让各族的青年生活在一起。”

“啊,佐助真聪明呢。”

鼬抚摸着弟弟的头发。佐助得意地抬起脸让哥哥摸个够。

“……其实,两百多年前,宇智波一族和木叶的其它族群曾经有过一次‘大融合’……”

“哎?是吗?”

“嗯。据说纯粹的宇智波应该是浅色皮肤、黑色眼睛和黑色直发,但现在族中有一些人并不是这样的相貌。所以我想,‘大融合’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

“那个……”佐助忽然想到了什么,“所以……止水哥是……?”

鼬思索片刻,说:“也不一定。毕竟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现在的每一个宇智波身上应该多多少少都流着外族的血脉,只是有的人表现为显性,有的人表现为隐性罢了。”

什么“显性”啊“隐性”啊的,佐助听不太懂,又问:“那么哥哥,现在我们还会和外族‘大融合’吗?”

“也许吧。”

“怎么才能‘大融合’呢?”

“呃……”

见哥哥少见的吞吞吐吐欲说还休起来,佐助越发好奇,催促道:“哥哥,别卖关子啦,快说,快说。”

“……还是等你长大些再告诉你吧。”

“为什么?”佐助假装生气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如这样吧。”鼬想出一个好主意,“你自己去查阅资料,自己分析,思考,找出答案,然后我们再来交流,看看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怎么样?”

“好呀好呀!”

“三年后,也就是你十五岁生日那天,只要你还记得这个问题,那么无论你是否找到答案,我都会把我所了解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告诉你。”

“好!我一定会记得!”佐助信心满满地握紧拳头,“不,我一定会自己找到答案!”

 

兄弟俩你问我答,谈谈说说,渐渐都有了困意,佐助年纪小,先熬不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鼬听见弟弟发出轻轻的鼾声,眼皮一沉,也睡了过去。第二天两人双双赖床,富岳在餐桌上问:“佐助呢?”美琴说:“还在睡呢”。富岳说:“快叫起来,别让他养成了坏习惯。”美琴来到佐助房中叫醒儿子们,又问:“鼬,要我帮你把早饭端进来吗?”

“不用了,我回去吃。”鼬边梳头发边说,“谢谢妈妈。”

美琴仔细端详大儿子的脸,看起来气色不错,一个月没在家吃饭,不仅没有变瘦,似乎还胖了一点。“你在那边吃些什么?吃得好吗?”她关心地问。

“什么都吃。”鼬用牙咬着头绳,笑道:“我们组了一个后勤团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三餐由大家轮流料理,各人的厨艺有高有低,这顿吃得好些,下顿吃得差些,反正都能吃饱。”

“那你们用电、用火、用燃气可都要当心点。”美琴搂过兀自睡眼朦胧的小儿子,用手指梳理着他不听话的翘毛,又问:“下厨的都是女孩子吧?”

“不不,男女都有,男厨师还多一些呢。”鼬笑着用头绳扎起小辫儿,“我也会做几个拿手菜呢。”

“我、我也要吃哥哥做的菜。”一直默默听着妈妈和哥哥对话的佐助忙插嘴道。

“好啊,哪天轮到我了,你来。”鼬对弟弟眨眨眼睛,又对妈妈笑道:“我们打算等时机成熟了邀请村里的大家都来玩,妈妈,你也来。”

美琴看着大儿子神采飞扬青春的脸,又是欣慰,又是担忧,心中还有千叮咛万嘱咐,却只是微笑着,说:“好。”

 

鼬换过外套,结束停当,身形矫健地从窗口跃了出去。佐助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向父亲请了安,听了几句训话,回到卧室拆开哥哥送的礼物,是一副半新不旧的弓箭,挎在肩上,不大不小正合适。他背着弓箭学着哥哥的样子从窗口跃进跃出,自觉十分潇洒。再去书房找父亲时,书房已门窗紧闭,父亲正在同手下商议族中事务,他便略过汇报这一节,径自溜出家门。

木叶忍者村的格局大致是这样的:北面依山,南面傍水。山名九喇嘛山,自千手时代开始,历代火影都会在岩壁上雕凿出自己的头像,所以又被称作“火影岩”,叫得久了,如今的村民反而忘了它的原名;水即是南贺川,由西向东流淌,从木叶森林中蜿蜒而过,水势平缓,水面最宽阔处可达九百米。建村初期,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同在山脚下建立村落,后经种种变故分歧,宇智波一族搬迁至南贺川旁沿河而居,数百年间双方族群各自繁衍壮大,本来相隔甚远的的聚落逐渐连成一片,呈犬牙交错状,各自的城墙也几经拆毁重建。因不断有大量外族涌入,“猿飞-千手”联盟的人口和地盘发展得更为迅速,现已有将宇智波聚居区包围之势。

在村子东南西北、 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角上本有八座瞭望塔,乃是古早战争年代的遗物。如今八座高塔拆了七座,只留下西南角的那座作为纪念。塔台用结实的竹木搭成,倚靠着一株千年巨杉,佐助来到树下,只见藤蔓从地下长出,沿着塔身攀援而上,茂盛的枝叶几乎将塔体完全覆盖。他手脚并用爬上塔顶,从枝叶间望出去,木叶全景尽收眼底。

他手搭凉棚,遥望火影岩, 只见最上面的两排石雕头像因年深日久被风沙侵蚀,轮廓的棱角已然变得十分平滑,二代目和四代目的头像更是被磨得只剩两处光滑的平面。十一代目猿飞佐助的头像位于二排正中间,高鼻深目,满脸浓髯,看上去比四周的头像都要大一圈。自二十二代目千手臼杵开始,也许是空余的石壁不够了,头像一个比一个雕得小,到了现任的四十四代目波风水门,只能在右下方的角落里占据小小的一块地,远远望去还没有新版十文钱上的头像大。在火影岩两侧,各有一处规模极大的工程,数以千计的民伕如蚂蚁般在高高的土台上蠕动,挖泥、筛沙、烧砖、砌墙……浓烟滚滚,热火朝天。

佐助正看得投入,忽觉脚下塔台不住晃动,忙蹲下身子抓紧树干,不久,便听见底下传来几句不很熟悉但也并不陌生的说话声。

“哎哟,累死我了,为什么选这么个地方?爬也爬不动。”

“是你该减肥了。”

他从木条的缝隙间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肥胖的少年跟在一个精瘦的少年后面,正沿着竹梯吃力地向上爬。

上下的通路只有一条,佐助只得后退两步,躲在树干后面。

“咦?上面有人?”

奈良鹿丸亦从木条的缝隙间看见了佐助的身影,他不紧不慢地爬上最后几步,在平台上站定。“是你啊。”

佐助双手插袋,不说话。

不一时秋道丁次也“哼哧哼哧”地爬上来,每踩一脚,平台就“吱嘎”一响,见到佐助,忙朝奈良鹿丸使个眼色,似是在问:这家伙怎么也来了?

看这局面,佐助自忖以一敌二打赢他们两个没问题,但在打赢他们两个的同时保证自己百分百不失足跌落就有点困难了,心想: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吧。

只见奈良鹿丸沿着圆形的平台走了半圈,用脚掌测了测平台的牢固度,盘腿坐下,说:“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是鸣人告诉你的吧?”

佐助冷眼打量着二人,不置可否。

只听树下一阵喧嚷,又有四五人依次爬上竹梯,“嘎吱嘎吱”地往平台上来。当先一丛黄毛探出,正是火影之子,后面跟着“激燃少年团”未来的暗部部长们,众少年见了佐助,神情各异。

“咦?佐助?鹿丸是你通知的吗?我找不到人给你送信哎!”波风鸣人叫道,“你们宇智波的大门真难进!等我当上火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它拆毁砸烂!”

佐助听了前半句话,刚要露出友好的笑容,眉头就因后半句话皱了起来。

“火影大人,应该先验一下‘皆’部长的徽章吧?”水户天草说。

“没准已经被他扔了。”猿飞藤马说。

“汪汪!”犬冢牙怀里的幼犬说。

佐助这才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把徽章别在衣服、裤子或背包上。他想说:我没扔。又想我何必向他们解释。想一走了之,又想凭什么他们来了我就得走。以一敌八,胜算已经微乎其微,但是绝不能退缩。

却听波风鸣人笑道:“没想到你会来,只买了八瓶汽水,大家分着喝吧。”说着拉开油女志乃的背包,取出八只宝特瓶,摆在平台中央,“坐,坐。”

众少年叉开手脚坐下,不很宽敞的平台顿时显得十分拥挤,佐助仍双手插袋,斜背着弓箭,靠在树干上,脚边三寸开外便是长长的竹梯,进可攻,退可守,已居于不败之地。心想:这群家伙一会儿闹腾起来,可别把这座塔挤塌了。

“快,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看看!”猿飞藤马说着拿起一瓶汽水,拧开瓶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波风鸣人从怀中摸出一本卷了边的旧书,叫道:“大——家——看——!”

佐助瞧着眼熟,似乎正是抢铃铛那天卡卡西手中的那本书。旧书在众少年手中传阅了一圈,又回到波风鸣人手里,后者把书抛给佐助,佐助接过一看,封面是一男一女,男的在后面追,女的在前面跑,书名是《亲热暴力:第十四卷》——“亲热”和“暴力”两个词他都认得,连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作者署名:自来也。他把书掷还给波风鸣人,后者举起书本扬了扬,“谁来念?” 

“你自己念不就得了。”奈良鹿丸说。

“这里面的字,十个里面有九个它认得我,我不认得它。”波风鸣人把书往奈良鹿丸手里一塞,“鹿丸,你来念。”

“好麻烦,我不念。”

“天草,你来念。”波风鸣人又把书扔给水户天草。

“好吧。”

水户天草翻开书页,一字一句磕磕巴巴地念下去。佐助默默听着,似乎讲的是一个男人看上了隔壁邻居家的女人,女人是有夫之妇,男人想尽办法接近她,却总是不得其便,一次次吃瘪碰壁闹笑话的故事。众少年听得直打呵欠,犬冢牙抱怨道:“不是说这是大人最喜欢的书吗?怎么这么没劲?”

“你们都笨死了。”奈良鹿丸不屑地说,“故事都有开头、经过、高潮和结尾,怎么可能从头到尾都好看?你看这本书哪几页最脏最旧,就是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咯。”

众少年纷纷夸说鹿丸聪明,让水户赶紧翻到最精彩的地方。水户天草一阵乱翻,找到一处边缘发黑的书页,念道:“……大……蛇丸……开纲手姬的衣服……不要啊……她说……雪白的胸脯不住地……抖动着……”

佐助只听见“咕咚咕咚”几声轻响,却是众少年吞咽口水的声音。

“再……再念一遍!”波风鸣人催促道。

“大蛇丸……开……”

“是‘撕开’啦。”坐在水户天草身边的辻祭纠正道,“还有这里也不是‘抖动’,是‘颤动’。”

“小祭,你来念!”波风鸣人又指派道。

辻祭接过书本,念道:“大蛇丸撕开纲手姬的衣服,‘不要啊’,她说,雪白的胸脯不住地颤动。”

众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胸部,茫然幻想着文字所描述的画面。秋道丁次脱掉马甲,晃动身体,肥肉耷拉的胸部左右摇摆起来,“是这样吗?”

众少年纷纷伸手上去摸了一把,只觉触感又滑又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继续念,小祭!”

辻祭又念了几句,大都是“嗯……”、“啊……”、“咕滋咕滋”、“噗叽噗叽”这类不知所谓的象声词。直到他念道,“不要舔那里……脏……”,才又激起了少年们的求知欲,就“那里”到底是“哪里”胡乱猜测起来。经过讨论,少年们一致认为人身上最脏的地方有四处:鸡鸡、屁眼、嘴巴和脚丫子。波风鸣人提出质疑:“可是大人会觉得嘴脏吗?我经常看见DADDY和MOMMY亲嘴哎!”

“我也看见过几次。”猿飞藤马附议道。

“我没看到过。”水户天草说,“我爸爸妈妈从不亲嘴。”

“不可能!”猿飞藤马说,“不亲嘴你是怎么来的?他们肯定瞒着你偷偷亲嘴。”

“就是,就是!”众少年纷纷叫嚷道。连最聪明的奈良鹿丸也表示赞同。毕竟大人们瞒着小孩子做的事多了去了,肯定也包括亲嘴。佐助心想:我也没见过爸爸妈妈亲嘴,改天问问哥哥他有没有看到过。心中隐隐约约生出一种感觉:“亲嘴”什么的……似乎和“大融合”有什么关联……

于是去掉了“嘴巴”,只剩下“鸡鸡”、“屁眼”和“脚丫子”,众少年就哪个更脏争论了许久,谁也无法说服谁,猿飞藤马和犬冢牙几乎要拔拳头,奈良鹿丸说:“好了,别吵了,再念下去不就知道了?”

众少年便又安静下来,一齐望着辻祭等他来念。辻祭把整本书一直念到最后一页,八瓶汽水被众少年喝个精光,还是没有找到正确答案。有几个喝多了尿急,害羞的只好憋住,文明些的尿在空瓶里,作风豪放的直接从高塔上往下放水。尿完了,七嘴八舌地问:“还有吗?还有吗?”

“没了,只拿了这一本。”波风鸣人说,“不过卡卡西老师那儿有全套,几十本呢!”

“下次多拿点嘛!”

“不行不行!多拿他会发现的,下次我拿两本好了。”

“好!好!火影大人万岁!”

众少年振臂欢呼。忽然村子里“当——当——”响起了报时的钟声。波风鸣人忙一跃而起,叫道:“不好!十二点了!MOMMY会杀了我的!”屁股着火似的急冲冲往下蹿,众少年一哄而散,塔台左右摇晃,竹梯“嘎吱嘎吱”地乱响,油女志乃走在最后,收拾起平台上的空瓶和装了半瓶尿的瓶子,放进背包。佐助帮他拉好拉链,目送他下到地面,又独自来到瞭望台边。

微风吹拂,树影斑驳,十二下钟声响过,蚂蚁般蠕动的人们井然有序地汇聚到土台底部,露出四四方方的建筑物基座,山川雄伟,石像庄严。

  

 

(TBC) 


评论(6)
热度(44)
201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