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醒酒汤

佐鼬佐
攻受无差
可逆不可拆
---------------
- 何以解忧?
- KUSO与肉~
---------------
专注撒糖三十年
---------------
“比你写得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你心中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写得出来。”

《盛夏的阵雨》

词\曲\演唱:宇多田 光

剪辑:干了这碗醒酒 汤

 

第一次看到这首歌的PV,心脏便受到重击。

不只因为词和曲本身的美感,还有蕴藏在词曲所能表达的意味之下的,缠绵不尽的深情。

像极了兄弟。

尤其在得知它的背景故事之后,更觉得适合兄弟俩。

于是不禁脑补了许多镜头和画面,但由于不会剪MAD,只能干想。前圈基友是小光粉,对我说,你可以学着自己剪啊,很容易上手的。我心念已动,但仍拖延着没有下手,况且已经有兄弟同好剪了,第一秒就撞了梗。可是又放不下用这首歌剪出自己心中那支兄弟MAD的执念。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前圈基友给我传了软件,手把手地教我如何剪辑素材,如何转换格式;兄弟党基友也无私而热情地为我提供资源(被前圈基友吐槽说,果然是冷圈。笑哭.jpg),我试着剪了一下,发现这件事似乎并不难,是可以实现的,于是一头栽了进去,边学边做,废寝忘食,居然真的剪出来了。

在此非常感谢我的基友们和分享资源的同好姑娘。

 

我很喜欢原PV的意境,最初的想法是模仿它的风格剪一个含蓄唯美的MAD,“虚”一点。然后很快发现火影里并没有那么多文艺的空镜可以剪,加之歌词如此贴切,几乎每一句话都能在原作找到相关的剧情,于是就剪成了现在这副“虚虚实实,实大于虚”的样子。

一开始为了熟悉操作,我用手头有限的资源剪了几组素材作试验,其中大部分都在后来的正式制作中被换掉了,但有几个我感觉特别好,就一直保留着。其中之一就是少年鼬穿着绣有团扇家纹的上衣站在印有团扇家纹的院墙前的画面,那是整个MAD中最长的一段没有经过任何技术处理的镜头。

背负着,同时面对着。这一幕仿佛诉说着少年鼬在宇智波和木叶之间、在善念和恶行之间徘徊挣扎的心境。他被迫做出两难而残酷的选择,任何一个选择都是他的死路。

下一个镜头是小佐助在放学回家路上的奔跑。他天真而充满活力地奔跑着,跑向爱他的家人,跑向他憧憬的未来。他不知道自己正跑向一个无法改变也无力挽回的巨大悲剧。他一无所知。

我觉得这两者正是兄弟俩在同样青涩稚嫩的年纪各自遭受的不同的痛苦:一个知道得太多,不得不承担一个十三岁少年不该承担的责任,背负他不该背负的罪孽;一个知道得太少,只能无助地看着原本幸福的生活轰然崩塌,任由无情的命运从幼小的他身上碾过。

 

在第三段反复吟唱的“一直不停息的雨,一直解不了的渴”处,我放了三组兄弟大战的镜头,也是作试验时剪的,当时只是比较喜欢这三组镜头,没什么别的想法。后来才想到可以赋予它含义,于是剪了一组场景作为衔接,以一个戳额头为结束。

因为兄弟大战的三组镜头无意中剪成了倒叙,所以我就让后面的几个场景也以倒叙的形式排放,并采用了“反转”,那样画面就从佐助一步步走近兄弟大战的那座堡垒形建筑,变成了一步一步远离它。

我想,这应该是佐助内心的希望吧?希望和哥哥的这场死斗不曾开始,希望时光倒流,回到这一切发生之前……南贺川神社的地下密室、夜晚的家门口、白天的宇智波警务部、木叶森林的修炼场……回到他和哥哥亲密友爱的童年。

然而就像雨的不停息和渴的解不了,他再也回不去。

 

在最终稿出来之前,我用了不少OPED的镜头,尤其是一些宏大华丽且精致的场景,非OPED不可能有。一开始这些镜头都是从动画里直接剪出来的,本打算等全部剪完后再用无字幕无演职员表的版本替换掉。没想到完成之后基友告诉我,有的OPED太新了,根本就没出。我很郁闷,只能想办法抠图,可是字幕还好,演职员表实在太难抠,最后不得不放弃那些漂亮的场景,从已有的资源里另寻合适的素材。

“当我想念你的时候,把手伸向摇曳的嫩叶”和“想传达给你这永恒的心意”这两处就是因此完全改头换面了的。

前一句本来用了同一个较新的ED的两个画面(一是佐助俯瞰木叶全村,一是鸟儿飞过天空),后来各取了两个较老的OPED的画面(烟花在蓝天里绽放,一滴泪落入水中),配之以动画里“佐助在水中的倒影变成鼬”的镜头。

后一句本来也选用了一个较新的ED的画面(佐助背对镜头站在悬崖上,背景是壮美的天空和瑰丽的云彩,佐助的头发在风中飘动),后来换成了四个不同场景的衔接(下雪+小鼬贴在妈妈怀孕的腹部+佐助独立雪中+佐助俯瞰木叶全村)。

换过之后,效果居然还不错,甚至比之前的更好,郁闷之情顿消。

尤其是后一句,我觉得像“永恒”、“传达心意”这样抽象的概念本身就很难表达。首先画面不能太实(“传达”、“心意”),其次要有一种开阔辽远的感觉(“永恒”),所以一开始我选了那个佐助站在风中仿佛满怀心事的华丽丽的大场景。

而当那个场景不能用之后,我想到了两个雪景:一是小鼬靠在妈妈肚子上感受胎儿助的时候,天上忽然下起雪来;二是佐助独自站在漫天大雪中,显得特别孤傲、深沉、悲壮,辅之以俯瞰木叶的镜头,画面开阔大气。

同时,鼬对未出生的弟弟的心意和佐助对已死去的哥哥的心意又正好通过雪景贯穿起来,有了一种辽远的时空感,不仅能传达“永恒”这一概念,而且还是互相的、双向的:

在你出生之前,在你死去之后,你都一直、一直在我心里。

我永远爱你。

 

“气喘吁吁也打不赢的战争”;

“成全你为了自由的自由”。

当我得知这首歌是小光写给亡母的时候,更加体会到了以上两句歌词的深意。

代入兄弟,也就更加贴切。

小光的母亲曾是个优秀的演歌艺人,早年患上了精神病,后来越来越严重,母女俩一度断了联系,几年前,母亲自杀身亡。

对小光来说,和患病母亲相处的时光想必是非常难熬的,“气喘吁吁也打不赢的战争”,正是最亲的亲人之间才会有的感受,因为心灵的纽带太紧密,所以互相牵动,太在乎,太用力,太忘我,彼此折磨,都伤痕累累。

母亲的离世想必也让小光无比悲恸、无比怀念,然而对被疾病困扰的母亲来说,死亡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于是,“成全你为了自由的自由”,这也是最亲的亲人才会有的复杂心情,既不愿失去你(哪怕你让我痛苦),又希望你能摆脱人世的艰辛,得到自由(哪怕这也让我痛苦)。

兄弟俩亦是如此吧。

背负着灭族罪孽的鼬早就下定了必死的决心,他苟活于世,都是为了佐助。

而对被鼬独自抛留在人世的佐助来说,纵有万般不舍,为了成全哥哥,他也只能放手。


在剪“气喘吁吁也打不赢的战争”这一句的时候,我曾反复考虑到底要用哪一部分,是小旅馆家暴还是兄弟大战。因为两者都很合适。

仅从武力值方面看,小旅馆家暴对佐助来说是“气喘吁吁也打不赢的战争”,对鼬来说是毫不费力轻松就打赢了的战争。兄弟大战,对佐助来说是气喘吁吁终于打赢了但不是因为自己更强而打赢了的战争,对鼬来说是气喘吁吁最后输了却全盘尽在自己掌握的战争。

但从所有其它的角度(除了木叶大法好)来看,这场战争没有赢家。曾经相亲相爱的亲兄弟手足相残,本身就是一场大悲剧。无论谁输谁赢,遂了谁的愿,他们都永远失去了彼此,失去了幸福,失去了生命。

回到MAD,我为这句歌词选择了小旅馆家暴,一方面是兄弟大战的镜头在别处用过了,不想重复。另一方面,小旅馆家暴有一个兄弟对视的镜头,鼬的目光是伪装的冷酷、深藏的爱与怜惜与愧疚,佐助的目光则是坦率的怨恨、恐惧、委屈、失望……两人的眼神都很复杂,且有火花,更能体现亲人之间那种因为太在乎太用力太忘我而互相折磨得伤痕累累的深情吧。

 

最后一段重复吟唱的“不停息不停息,解不了解不了”处,我选了三个我觉得最虐的场景。

第一个是佐助在宇智波墓园,雨+泪。

第二个是鼬被迫弑父母并答应保护佐助,泪。

第三个是兄弟大战结束后,兄弟俩双双躺在地上,雨+血(也许是血泪)。

失去,不断失去;承受,不断承受;终结,却远非终结。

两个彼此深爱的温柔善良的灵魂却落得这般下场,这份天人永隔的悲伤永无断绝。

蜡炬成灰,泪始干。

 

最后的彩蛋有姑娘解读成糖,也无不可。我个人觉得不算糖,开头鼬的泪和结尾佐助的笑在形式上作为一对呼应,在内容上正合了歌词中所唱之意:“即使重新闭上双眼也回不去了”,“直到刚才都还鲜明的世界,已成虚幻”。

对兄弟来说,对喜欢兄弟的我们来说,已成虚幻的过去有多美好,梦醒之后你已不在的未来就有多黯淡。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呃,我居然为一个MAD写了那么多字……)


评论(4)
热度(120)
2016-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