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醒酒汤

佐鼬佐
攻受无差
可逆不可拆
---------------
- 何以解忧?
- KUSO与肉~
---------------
专注撒糖三十年
---------------
“比你写得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你心中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写得出来。”

忍者学校没教的事-14

(14)

 

下午两点半,第七节课的上课铃已经响过,伊鲁卡在校门口送走一年级的新生,赶回办公室取了七年级的课本,匆匆走进重修班教室,看见唯二的两名学生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心中又是欣慰,又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欣慰的是,这两个学生都遵规守纪,从不在课堂上为了引人注目而扮小丑耍宝,演出种种闹剧给老师惹麻烦;但另一方面,这两个学生一个勤奋刻苦,一个聪明好学,对自己的要求都很高,作为老师,他必须打起百倍的精神把实实在在的真知识传授给他们,再不能用好玩的游戏、有趣的故事或感人的话语把课堂时间打发过去。

他十八岁当老师,带的第一个班级就是佐助和志乃他们班,在他眼里,每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从未因为佐助是宇智波而区别对待;同样的,虽然佐助成绩优异,连续六年每门功课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他也没有因此而偏爱他。直到写毕业寄语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学生很特别:他争强好胜,有时候锋芒外露,但每次发榜单时,脸上却没有任何志得意满的神色;他独来独往,却从不缺席每一次集体活动,他在团队中很有责任心,但整个人的精神世界却好像总是游离于群体之外;他单纯又早熟,内敛又直率,他相貌俊雅,字迹娟秀,心思细腻,性情却很粗豪,与同学发生冲突时从不理论,酷爱用暴力解决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给他怎样的人生建议。

他把课本递给佐助,推开活动黑板,开始讲题。他没教过七到九年级的学生,一时也来不及备课,只得一边回忆着自己学生时代的解题思路一边讲解。这两道题虽是中忍考试的试题,需要掌握九年级的知识点才能解开,但另有一种取巧的解法,他一步步细细讲来,却见底下的两名学生坐得笔直,眨着眼睛一脸茫然,显是没听懂。

他本想考考两人的悟性,却没想到他俩再聪明再勤奋,毕竟只有十二岁,抽象逻辑思维尚不发达,他的表述方式超越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他自己可是从十五岁考到十七岁,足足用了三年时光才通过中忍考试的笔试,这样的题目对十二岁的孩子来说未免太难了。

他忙用板擦擦去黑板上的题目和答案,笑道:“对不起,是老师犯错了,应该循序渐进才是。那个,佐助同学,能不能在放学前把课本还给老师呢?”

“好的。”

那课本共是一套三本,纸张泛黄,装帧老派,显然有些年头了,然而保存得十分完好,书页间只有少许粉笔灰。佐助见那些陌生的文字和符号密密麻麻如蚯蚓般扭来扭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提笔就抄,把整页内容连注释带插图原封不动地复制到自己的笔记本上。伊鲁卡见他抄得辛苦,劝道:“我们不用课本也没关系,上课时我会用你们能听懂的语言讲课的。”佐助抄得投入,竟没听到,伊鲁卡便也由他。

他没头没脑地抄了一通,第七节课的下课铃响了。直到第八节课的上课铃响起,仍不见第三个学生走进教室,伊鲁卡笑道:“看来这学期的重修班就我们三个人了。希望能和大家教学相长,共同进步。今天就到这里吧,下课。我们明天见。”

“伊鲁卡老师再见。”

佐助起身行礼,将课本双手递还。

 

他背起书包,大步走出教室,心中已打好了绝佳的主意:一会儿就去找哥哥,拿笔记本上的内容向他请教。如果哥哥懂得雷之国的语言,自己就又多了一个有事没事找他的理由;如果哥哥不懂,而他想要学雷之国的技术,那么,等自己学会了雷之国的语言,一定可以帮上他的大忙。

想象着哥哥向自己这个“小老师”虚心请教的神情,佐助神采飞扬,两步跨下十级台阶,而后腾空跃起,直接从半楼平台处跳到一楼,稳稳落地,正待拔足飞奔,忽然听见楼梯下方传来几声异响。

这边是办公楼最僻静的角落,平时很少有人来,佐助好奇地转头察看,只见楼梯下方杂物间木门的把手上斜插着一柄扫帚,走近两步,听见门内传来低低的哭泣声。他拔出扫帚,打开木门,逼仄昏暗的杂物间里堆放着一些卫生工具,一个浑身湿透的孩子缩在簸箕和拖把间,抬起脸怯生生地看着他,正是糖果店老板家的小不点儿。

那孩子见来人是他,脸上的惶恐瞬间变成了惊喜,咧开嘴露出一口烂牙,发梢上的水珠一滴滴地落到肩膀上,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佐助皱起眉头,问道:“是谁欺负你?”

“是……”那孩子第一天上学,连同学的脸都没认清,又哪里记得住他们的名字,嗫嚅道:“三……三王……”

“你是几班的?”佐助又问。

“一年丁班。”

忍者学校每个年级有甲乙丙丁四个班,说是随机分班,但配备的师资并不一样,甲班和乙班各有两个老师,分别教文化和武术,另有一个照顾日常生活的班主任;丙班和丁班都只有一个老师,负责管理学生们的一切事务。佐助六年来一直在丙班,“激燃少年团”的小伙伴们则多在甲班和乙班。

他路见不平,有心相助,当即径直走向教学楼,那孩子紧紧跟在后面,来到一年丁班,教室里却没人,一年级的学生下午只上两节课,早就放学回家了。那孩子走进教室找到自己的课桌椅,往桌斗里张了张,站在桌边又呜呜地哭起来:“我的书包……和便当……都被抢走了……”

佐助经验丰富,料想顽童们的恶作剧通常不出校门,多半是把他的书包和便当盒往哪个犄角旮旯里随手一扔,便带着那孩子满校园寻找。六年级的学生正在上第八节课,二到五年级的学生们参加课后的社团活动,也大都没有离校,佐助找遍了教学楼里的各个角落,甚至连垃圾桶也翻过了,仍然没有找到,便又来到户外,在花坛的草丛里寻找。操场上,各个运动社的队员们正在训练,扯着嗓子喊着口号跑圈,那孩子忽然指着操场另一端的沙坑叫道:“是……是他们……!”

“谁?”

“我们班的……‘三王’。”

佐助凝目望去,只见沙坑里蹲着几个圆乎乎的小孩——原来‘三王’不是哪个人的名字,而是三个人。他大踏步走上前去,喝道:“喂!”

那几个孩子转过头,见一个高大威武的学长气势汹汹地走来,身后跟着班里的团扇小子,心知不妙,顿时作鸟兽散。佐助本想教训一下他们,但见这几个小鬼一团奶气,自己轻轻一脚就能踢他们几个跟头,以大欺小,胜之不武,便也懒得追赶。沙坑里书包课本铅笔橡皮等物乱七八糟散了一地,那孩子忙奔过去捡拾,佐助见他背后的宇智波家纹上有一个黑黑的脚印,不由得心头火起。

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年,自己已经从“死掉的宇智波”晋升为“未来的暗部部长”,这孩子的遭遇又让他想起了自己刚入学时度过的那段艰难的适应期。

宇智波一族的儿童在六岁前多是由妈妈、奶奶或外婆带大的,而外族儿童早则一岁、晚则三岁,就被家长送进村里的公立幼稚园,过起了集体生活。因此忍者学校每年的新生入学,对那些外族儿童来说,不过是和同一群小伙伴换了一个新的游玩场所,被分到一个班的,关系越发紧密;分到了不同班的,下课后互相串门,俨然失散多年的老友。

而对宇智波一族的儿童来说,却是第一次离开家人,突然被扔进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在一群早已互相熟识并形成了固定小团体的外族孩子中间,犹如入侵的异种生物,免不了被孤立、被排挤、被挑剔、被改造……即使天性外向乐群的孩子面对这样的环境也极难适应,何况宇智波的儿童普遍内向害羞,又缺乏与同龄儿童交往的经验,更加难以融入。

对佐助来说,一开始最不习惯的是上厕所。忍者学校的小便池是一条长长的水槽,一下课,十几个男生挤成一排,你推我搡,众尿齐发,霸道的叉开双腿,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淘气的晃动身体,尿得水花飞溅;佐助嫌他们既不卫生又不文明, 无奈入乡随俗,只能和老实的一起排在后面。其他男生在幼稚园里早就比过了长短、粗细、射程和威力,互相之间不会多看一眼,而佐助却是个新来的,又是个宇智波,轮到他时,左右都歪过头盯着他看。他被众人的目光盯得发窘,一滴也尿不出来,只得讪讪地收回去。

起初他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被起了难听的绰号,“缩头龟”,也是莫名其妙。后来有一次随意一瞟,才发现其他人和他长得不一样。晚上哥哥帮他洗澡,他问:“哥哥,为什么我的小☒鸡和别人长得不一样?”

这是每一个刚上学的宇智波小男孩都会好奇的问题,鼬也不例外。他也是毕业后才知道,原来外族男性一出生就会做一种手术,把☒皮割去一截,宇智波一族则没有这种习俗。外族男孩从小见到的就是没有☒皮的☒茎,便以为人人天生如此,自是视宇智波一族的男孩为怪胎。更有甚者,外族男性以割去☒皮为荣,割去☒皮,意味着勇敢;露出☒头,意味着坦荡,都是极富男性气概的标志。在他们眼里,没有挨这一刀的宇智波男人懦弱,猥琐,见不得人。而在宇智波一族的男性看来,自带☒皮的☒茎天然、美观、含蓄、温文尔雅,才是男人应该追求的气质。而割去☒皮的外族男人丑陋、做作、粗鲁、野蛮,张牙舞爪与禽兽无异。鼬想弟弟年幼,这些无谓的内涵也不必说给他听,便只讲客观事实,道:“每个人天生都是这样的,但是有的人为了或这或那的原因去医院做了手术。你还小,☒皮能起到保护作用,等你长大了,☒头自然就露出来啦。” 

佐助似懂非懂地听着,倒也不很放在心上——和别人的不一样有什么打紧?和哥哥的一样就行了。

集体上厕所虽然尴尬,但毕竟一天也没有几次,捡人少的时候去或是直接进入隔间就可省去许多麻烦。有没有皮,露不露头,平时穿着裤子也看不出区别。熬过了这一关,旧的绰号还没被遗忘,新的绰号很快又传开了。忍者学校里常年流传着一句话,“一金二银三红”,金发为第一等,银发为第二等,红发为第三等,都是最上等的发色,其中又以金发蓝瞳最为罕见,金色说明有着金子一般的心,蓝瞳说明有着天空和大海一般宽广的胸怀,是极尊贵的人上人。其余发色皆为中等。最下等的自然是宇智波一族的黑发黑瞳,那是来自地狱的黑,黑得绝对,黑得彻底,代表着骨血里的阴暗和卑鄙,是最肮脏的颜色。

因此除了“缩头龟”,宇智波一族的儿童在学校里另有一个共享的绰号:“脏东西”。脏东西就该和脏东西归为一类,所以被用洗拖把的污水泼一身啦,被关进收纳清洁工具的杂物间啦,作业本、书包、衣服被画上黑道道啦,头发和便当里被吐唾沫啦……都是他们应得的待遇。

当然,在宇智波这边又有另一种说法:什么金色?那是稀屎黄;什么银色?那是石灰白。只有发色如墨、肤色如玉,双眸深沉如夜空的宇智波才是最纯粹、最神圣的上古血脉。


那孩子蹲在沙坑里收拾着自己的书包,佐助守在一旁,见他的课本上写着:一年丁班,宇智波伊作。几个字和他的人一样又瘦又小。问道:“伊作,你几岁了?”

“七岁。”

佐助大为意外。这孩子细胳膊细腿,头大身子小,站着都不稳,跑起步来更是跌跌冲冲,远不如同年级男生壮实。他本以为他是提前上学,没想到却还晚读了一年。看他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六年里不知要受多少欺负。 

在佐助看来,欺负与被欺负是忍者学校每天的日常,谁也无法幸免。无论你学习多优秀,待人多友善,都有可能沦为被欺负的对象。尤其是宇智波。想要不被欺负,除非混进“精英组”——忍者学校的学生们同时并行着两套等级制度,一套是被校方和老师们认可的学长制,高年级同学有义务和责任爱护和教导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低年级同学也必须尊敬和服从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另一套是在同年级男生中约定俗成的“核心制”,即以某个孩子王为核心,地位最高的几个孩子称为“精英组”,地位最低的称为“废物组”,中间的称为“庶民组”。组与组之间通常难以逾越。“精英组”对“庶民组”有相当大的支配权,但很少直接欺负“废物组”。“庶民组”可以对“废物组”为所欲为,但若敢挑战“精英组”的权威,一不小心就会被贬进“废物组”无法翻身——宇智波的孩子默认属于“废物组”。六年来佐助凭着一身功夫和狠劲愣是在“核心制”之外打出了一方属于自己的喘息之地:“精英组”不承认他,但也不敢对他发号施令;“庶民组”疏远他,有时耍耍冷枪,放放暗箭,但从不正面招惹他;“废物组”则对他又崇拜又害怕。他不知道女生之间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团体和等级,反正她们对他都挺好的。

除了家人,宇智波一族最重视的就是自身的仪表整洁,说一个宇智波的孩子“脏”,其伤害性仅次于侮辱他的家人。佐助把伊作领到操场边的花圃旁,提起浇灌用的水管冲去他身上的污泥和臭气,好让他回家后少挨些骂。

一高一矮两个孩子走在回宇智波聚居区的路上,佐助思绪翻涌,回忆起自己三年级时遭遇的人生中第一次危机。

那是一节全年级的公共课,上课的是乙班的老师,幻灯机一张张切换着爬行动物的照片。那些盘着身子、抬起头、吐着信子、露出尖牙的蛇,鳞片密布,花纹斑斓,悬挂着,游动着,似乎要从幕布上活起来,令他两股战战,寒毛直竖,脸色惨白。他竭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惧,唯恐被人发现自己的弱点,却仍未逃过“精英组”成员的眼睛。从那以后他多了一个绰号,“胆小鬼”。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强者形象瞬间崩塌,校园里的生存环境转眼又变得险恶起来。

他不得不再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在课间休息的厕所门口、放学后的楼梯角落,只身面对那些比他更高大、更狡猾、更团结的对手,以一敌二,甚至敌三,敌四,敌五,敌六,挥舞双拳维护自己的尊严。

每次他气喘吁吁地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他的手下败将时,总有人跑去搬救兵,然后那个黄毛小子就从天而降,正义凛然地对他说:“大家都是火之意志的继承者,是世世代代的好兄弟,你若想欺负他们,先过了我这一关!”

他累得没有力气说话。他的对手们个个躺在地上,有的眼圈乌黑,有的口鼻流血,而他们的拳脚都招呼在看不见的地方,每次打完架,回到家里洗澡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他不屑为自己辩解或向他人乞求公平,更不愿示弱以搏得他人的同情和理解。

快要走到糖果店门口时,他忽然说:“听着,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打他。如果欺负你的人大于等于两个,你就找准其中一个,拿出拼命的气势,把他往死里打,打到他爬不起来为止。”

“可是,爸爸说,不可以和别人打架。”那孩子细声细气地说。

佐助见他毫无气性,简直比人瘦力弱更糟糕百倍,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嫌恶,没好气地说:“你不反抗,被欺负就是活该。”

那孩子见他生气,瑟缩着肩膀不敢再说话。佐助停下脚步,看着他走进家门,心想:自己顶多在忍者学校再待一年,就算这一年里有心罩着他也许能让他免于被欺负,等自己一离校,这孩子又到哪里找靠山去?往后漫长的五年他又如何熬过?还是得教他学会保护自己。

就像他,虽然有个厉害的哥哥,但在学校里与同龄人之间的是非恩怨向来都是自己摆平,从不找哥哥拔拳相助。

他只是问哥哥:“为什么我会怕蛇?怎么才能不害怕?”

哥哥说:“怕蛇是我们祖先进化而来的本能之一啊。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有的人怕老鼠,有的人怕蜘蛛,有的人怕黑,有的人怕高……因为害怕,所以我们才能及时避开危险。”

他撅起嘴说:“可是我不想被别人叫成‘胆小鬼’。”

哥哥说:“那么,如果那些叫你‘胆小鬼’的人遇到危险,比如说被蛇咬了,你会不会去救他?”

他想了一会儿,说:“会的吧。”

哥哥笑道:“这不就结了?无知无畏并不意味着勇敢。承认自己的胆怯并努力克服它,才是真正的勇者。”

他听了很高兴,又问:“哥哥,既然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那你怕什么呢?”

哥哥对他霎霎眼睛,坏坏地笑着,说:“保密。”

 

 

(TBC)


评论(4)
热度(26)
2018-07-01